0

总统、部长、明星、球员纷纷中招,西方政要名流为何容易感染病毒?

医用口罩分为哪几种类型?纳米口罩能防冠状病毒吗?
2020年3月25日
请不起李佳琦,CEO们涌进直播间带货
2020年3月27日

总统、部长、明星、球员纷纷中招,西方政要名流为何容易感染病毒?

关注据路透社和CNBC等媒体报道,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的助手上周随总统出访期间曾与美国总统特朗普有过近距离接触,这名助手的新冠肺炎检测结果为阳性,巴西驻美国大使馆也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同样和特朗普有过密切接触的该国驻美大使也确诊了新冠肺炎,白宫发言人起初表示美国总统和副总统无需因此接受新冠肺炎检测,直到当地时间3月13日,特朗普本人才表示愿意接受检测。

当新冠肺炎疫情扩散至全球时,身居要职的政界人士似乎成了这种传染性极高的病毒的“宠儿”。澳大利亚内政部长达顿、英国卫生部副大臣多丽丝、瑞典央行副行长弗洛登、法国文化部长李斯特以及意大利拉齐奥大区主席津加雷蒂和皮埃蒙特大区主席西里奥等官员均位列其中,此外,还有包括葡萄牙总统德索萨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两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因为与确诊患者有过密切接触而正在接受隔离,前者接见的学生中有确诊感染者,而后者的妻子已经确诊感染新冠肺炎。

西班牙社会平等部大臣伊莱娜·蒙特罗曾在确诊前于国际妇女节当天参加了规模达几十万人的游行活动,她在活动上曾和该国国王和王后有过密切接触,她的丈夫——副首相伊格莱西亚斯已经开始在家接受隔离。世界贸易组织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成员近日也出现了确诊病例,世贸组织因此宣布暂停所有会议。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因妻子确诊感染新冠肺炎而接受隔离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因妻子确诊感染新冠肺炎而接受隔离.

根据世卫组织发布的报告,截止到3月13日,中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因新冠肺炎累计死亡1775例,确诊病例总数达到51767例,较前一日增加7488例。

在这其中,西方各主要国家的情况都不乐观:法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3667例,死亡79例;德国累计确诊3675例,死亡5例;意大利确诊17660例,死亡1266例;美国目前至少有211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死亡48例。

急剧恶化的疫情形势已经扰乱了全球受影响国家的生产生活秩序,学校被关闭,交通受阻,各项人员密集的文化体育活动被叫停,非必要的商店被迫关门,各行各业正在经历一场疫情寒冬。

影视业是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

3月12日,广受期待的好莱坞大片《花木兰》刚刚在伦敦举行首映礼,但几个小时后,出品方迪士尼宣布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花木兰》全球撤档,此时距该片原定的公映日期仅剩两周。同样不得不延迟上映的好莱坞电影还有《速度与激情9》,该片的全球上映日期已经从今年5月更改为明年4月。原定于拉斯维加斯举行的美国电影业盛会CinemaCon也因疫情影响被取消。周三晚上,美国著名演员汤姆·汉克斯在社交媒体上透露他和他的妻子在澳大利亚拍摄新片时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并且正在接受隔离,澳洲卫生官员表示他们二人在美国感染,在入境澳大利亚后就进入当地一家医院接受隔离直至确诊。

此外,制作方不得不暂停了《红色通缉令》和《碟中谍》系列等正在意大利取景拍摄的影片的摄制工作,影星汤姆·克鲁斯和大批剧组人员被迫滞留酒店。有消息称,由于漫威新片《猎鹰与冬兵》中的情节与新冠肺炎疫情相似,制作方决定临时更改剧本加入新冠肺炎的元素。总的来说,制片方、演员和院线等影视行业成员都为此蒙受了巨大损失。以疫情重灾区意大利为例,该国政府已经关闭了850家电影院以及里面的1830块银幕。有美国媒体预测,新冠肺炎疫情将至少为全球电影业带来至少5亿美元的损失。

爵士队球员戈贝尔

爵士队球员戈贝尔体育行业是另一个遭受疫情重创的行业。

在爵士队球员戈贝尔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后,NBA官方宣布本赛季全面停赛,不久后,戈贝尔的队友米切尔也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许多近日和爵士队有过比赛的数支联盟球队被要求接受隔离。足球方面,阿森纳教练阿尔特塔和尤文后卫鲁加尼等欧洲足球界人士已经确诊患上新冠肺炎,包括当红球星C罗在内的尤文图斯全队因此正在接受隔离,而根据最新消息,欧洲五大联赛(意甲、西甲、法甲、英超和德甲)以及欧足联组织的赛事已经全部暂停。

此外,有多个赛车、冰壶、羽毛球和高尔夫等项目的国际赛事也因疫情被取消。由联赛停摆和赛事取消所导致的经济损失无疑是巨大的。在这个赛季,NBA已经遭遇了涉港政治风波、前总裁大卫·斯特恩和球星科比·布莱恩特去世等事件,而现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到来无疑是雪上加霜,因停赛而减少的门票和转播收入将直接影响到联盟成员的薪资水平,目前,球员工会和NBA官方还没有就本赛季的减薪问题展开谈判,广告方和赞助方的损失更是无法估计,有报道称仅门票收入一项NBA就会损失5亿美元。

停赛同样让欧洲各足球联赛承受巨额损失,有媒体计算,如果西甲联赛就此结束,那么西甲面临的包括会员、门票和转播收入在内的经济损失将接近7亿欧元。

西方国家的高级官员、明星、球员纷纷中招,反映出的是新冠肺炎在当地社会已经进入到大规模传播阶段:尽管这些国家的确诊人数目前多为数千人,但由于前期防疫措施不到位以及缺少检测工具,实际感染新冠肺炎的民众数量可能要远远高于目前已知的数字,因此在感染者基数大的条件下,有相当数量的名人名流患上新冠肺炎也就不足为怪了。

不过这些富人名流群体也在对快速发展的疫情做出反应,他们搭乘私人飞机飞往自己的度假屋甚至防灾地堡。由于公立医疗体系已经不堪重负,许多富人转向私人诊所寻求接受新冠肺炎检测。由于新冠肺炎疫苗还没有面世,一些诊所向富人客户提供维他命矿物质以提高后者的免疫力。私人飞机租赁公司PrivateFly的CEO透露,很多富人选择搭乘私人飞机赶在政府禁令生效前离开欧洲,他们中有许多人患有基础疾病或者是老年人,这使得他们不敢搭乘人员密集的航空公司班机。

那些无法负担私人飞机的富裕人群则选择使用机场的高端休息室,那里往往有单独的安检通道和候机区域,因此可以尽可能少地同人群接触。

除此之外,Vivo Group是一家专门建设能够抵御自然灾害和核战争的地下庇护所的公司,最近一段时间,致电咨询产品信息的人大幅增加,公司的销售量也有所增加。

(文/陈祥凯,图/网络,DAILY MEDIA出品)